首页    新闻   政务   市情   问政   建言   专题   原创  生活   评论   理论   娱乐   图片   国内   国际   社会   另类
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029-63907150 029-85356217

白蛇真实的缘起:不但不美反而很血腥

来源:青阅网 时间:2019-05-23 10:18 字号:

  最近,《白蛇:缘起》这部动画片成为国产动画2019年的开年惊喜,票房攀升,观众点赞画面美故事好。关于青白二蛇与许仙的故事,我们虽然已经非常熟悉,但是又对它充满眷恋,反复讲述都不会厌倦。

  在我们的印象中,白娘子是温柔善良的象征,为爱奋不顾身的一腔热情又让无数有情人唏嘘不已。

  但是若论白蛇真实的缘起,恐怕就不是这么美好了,反而非常恐怖和血腥。

  蛇妖,在中国人的想象中,比任何一种女妖都可怕,会让男人顷刻“消亡”。

  唐代传奇《白蛇记》中有两个关于白蛇的“传奇”,都发生在唐宪宗元和年间(806-820),两个故事中的男主角都姓李,都是富家豪门子弟,最终皆因与白蛇精上床“恩爱”,而死相惨烈,一个身体只剩下一个头,另一个脑袋破裂。唯一有所不同的是,第一个蛇妖是刚刚丧夫的小寡妇,第二个则是二八佳丽。

  一千多年后的清代,“聊斋”大师蒲松龄就在他的一篇很短的小说里,谈到四川青城山有一种蛇妖,变成女人后,还藏着一根蛇信子,当她深爱上某些男子时,蛇信子就会伸出来,刺入男子的体内,吸尽男人的元气。曾有一位生意人,在四川享用过这道“蛇信子”大餐,然后画面感极强地死去。

  唐人虽未把蛇妖说得如蒲松龄那般“传神”,但意图却是非常明显的,乃告诫“花花太岁”们,千万要洁身自好。到了宋代,“话本”小说《西湖三塔记》,延续了唐人传奇中少妇蛇妖的形象,并把这位“少妇”刻画得更为主动。男主角奚宣赞依旧是大户人家的子弟,他被少妇抓住,做了她的性奴。而且,这位穿白衣的少妇还喜新厌旧,半个多月后,她按照惯例,要对奚宣赞开肠破肚,吃掉他的心肝,再换新人。好在,“宋人”比“唐人”命大,奚宣赞先有少妇的丫鬟鼎力相助,后有他自己做道士的叔叔降服妖孽,使其脱离苦海。

  与后来我们看到的白蛇与青蛇的二人组合不同,宋人话本里,蛇妖是三人组合,而且是祖孙三代女子,婆婆是水獭精,少妇是白蛇精,少女是乌鸡精。婆婆与少女都是为少妇服务的,为她寻找美男子,供其消遣,然后再杀之,满足大家的肠胃需要。所谓的“西湖三塔记”中的“三塔”,便是分别镇压这三位女妖的三个石塔。

  虽然奚宣赞之名与后来的许仙还相差甚远,但有了这个基础,明代“通俗文学”大才子冯梦龙的《警世通言》,也义无反顾地“选用”了这条白蛇。冯梦龙的故事,时代背景也照搬宋人,是南宋初年宋高宗与宋孝宗交替之际的温柔乡——杭州西湖。那时候,许仙还不叫许仙,叫许宣。

  我们这位许宣同志,先是在西湖边上碰到自称寡妇的白蛇娘子,然后好上了,两人便急着要完婚。结婚要钱,许宣一个在生药铺打工的屌丝没有钱,寡妇说她有钱,给了许宣五十两白银。许宣乐不颠地回到姐姐家里,掏出寡妇给他的银子,说自己要结婚。

  可是,许宣的姐夫看到银子时,却发现这正是“邵太尉”府上失窃的钱。作为邵太尉府上管钱粮的小吏,姐夫当机立断,大义灭亲,把许宣交给了官府。许宣二话不说,供出白娘子。“多情”的白娘子却跑路了,还好她把偷盗的钱,基本上都留在其住所,让官府还算没有完全扑空。这样,许宣罪行还不是太严重,被判到苏州服劳役。而且,在苏州有贵人相助,许宣基本上是自由人。

  半年之后,白娘子又赶到苏州找到许宣,许宣骂她是妖怪,但她辩称偷盗的事不是她干的,而是她前夫干的。于是乎,许宣再次经不住诱惑,与白娘子正式完婚。又过了半年,一个道士告诉许宣,白娘子是妖怪。许宣深信不疑,理由是他自己的感受的确太猛烈,使他充分意识到,只有女妖,才有这个“能力”。当天晚上,许宣正欲按照道士传授的“妙法”来制服白娘子时,却被白娘子识破。许宣狡辩说这都是道士挑唆的,两人便又如胶似漆。

  可好景不长,不久,白娘子又把偷盗的衣裳给许宣穿,然后许宣衣冠楚楚地在大街上招摇过市,结果被苏州的官府抓获。白娘子也再次跑路。可怜的许宣被改判到镇江服刑去了。

  在镇江,白娘子再次毫不费劲地找到自己的丈夫许宣,两人又无可奈何地重温旧梦。可惜,镇江有一个金山寺,老和尚法海出现了,他盯上了白娘子。无奈,白娘子跳入金山寺边上的大河,第三次跑路。不久,宋高宗退居二线,做了太上皇,其子孝宗上位,于是大赦天下,许宣被释放,从镇江回到老家杭州。可是在杭州,白娘子居然比许宣早一步回到姐姐家。

  经过两次牢狱之灾,许宣这一回坚决起来,说自己不能再与妖精好了。可白娘子比他更坚决,也豁出去了,威胁说,如果许宣“休妻”,那么后果便是“满城皆为血水”,人人“皆死于非命”,当然也包括许宣全家在内。得,如果许宣胆敢“始乱终弃”,白娘子则要“屠城”。最终,白娘子被“镇压”在雷峰塔下。

  冯梦龙的这个小说,完全是一出闹剧,充斥着钱财、物质与生理的享受,没有浪漫,没有忠奸,没有责任,只有人的本能。而这“本能”是如此之真,都是一念之间,毫不掩饰,毫不犹豫,“真”得宛如晚明大思想家李贽所鼓吹的“童真”,不愧为是晚明的价值取向。

  到此,白蛇精的故事基本定型,到了清代乾隆、嘉庆年间,戏剧家和小说家共同发力,造出一些前世今生、报恩还愿、文曲星救母和大团圆的情节,再把冯梦龙小说中的“小青”由青鱼精“规范”为青蛇精,最后让许宣改名为“许仙”,便大功告成了。

编辑:戴翔宇



版权声明:本网注明来源为“西安网”的文字、视频、图片内容,版权均属本站所有,如若转载,请注明本文出处:http://www.xiancity.cn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与本网站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。

更多意见请登录 网民建言
西安网24小时新闻热线:029-88412555; 投稿邮箱:xian@xiancity.cn

无限西安 西安第一手机APP


无限西安

榴花直播

网络热点

国新网许可证编号:61120170005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5078号  陕ICP备09025004号  陕新网审字[2002]007号  公安机关备案号61011302000101

Copyright 2000-2019 by www.xiancity.cn all rights reserved